录取通知书

  “年轻轻轻的,搬几块砖都搬不好!我请你是来干活的,不是来当大爷的!”当着所有工友的面,包工头又在数落赵小松了。
  
  赵小松紧紧咬着牙,脸上尽是屈辱与不甘。
  
  包工头:“哎,我说你几句你还不乐意了,真把自己当大学生了?”
  
  “大学生”3个字是真的刺激到赵小松了,他抓起脖子上的毛巾狠狠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跑。赵小松这会儿很后悔,早知道高三那年他该更用功点儿,考上了大学哪儿还用受这种窝囊气?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事实就是,这一年的高考,赵小松落榜了。他家住在偏僻的山沟沟里,家里肯定没钱给他复读的,他又没别的技能,只好跟着六姑婆家的表哥来城里打工了。但是赵小松没想到,在外面讨生活这么难。
  
  正烈日当头,赵小松一口气跑出了五六里远,快累趴下了。他既不想回去搬砖,也不想回那个蚂蚁窝似的出租房,见前头有一条太阳照不进的小巷,便拐进了里头乘凉。
  
  没走几步,赵小松感觉自己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一低头,看见砂石堆积的地上半埋着一张红彤彤的卡片,还夹着一只钢笔。他捡起来一看,嚯,录取通知书!
  
  “詹三同学,现录取你入我校机械系机械工程专业学习。请凭本通知书来校报到。报到时间……”
  
  这可是正正经经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啊!还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就在市里。考生的名字都是用毛笔手写的呢!
  
  赵小松一颗心怦怦乱跳,他把录取通知书紧紧捂在胸口,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心想要是把考生名字换成赵小松就好了!不过,他知道这不可能,他也就是想想而已。赵小松便捂着通知书在小巷里坐了下来,没了录取通知书去大学报到很麻烦的,这么重要的东西失主一定会原路回来找的。可一直等到天黑,赵小松都没等来半个人。眼见天越来越黑,他只能揣着通知书先回去了。
  
  回到出租房时,表哥已然呼呼大睡,赵小松胡乱泡了包方便面,吃完后也上了床。
  
  工人白天干活累,晚上基本是沾上枕头就睡着了,可今夜的赵小松却怎么也睡不着,怀里的录取通知书仿佛在烫着他!他索性坐起来,拿手机照着录取通知书一遍一遍地看,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羡慕。要是能把考生名字换成赵小松就好了!这个想法又来了。
  
  然后,鬼使神差地,赵小松拿起通知书里夹着的那支钢笔,飞快把“詹三”的名字划去,换成了他自己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赵小松睁眼就看见了录取通知书。昨晚他捧着录取通知书睡的,他睡着了,通知书就掉在了枕头上。
  
  “赵小松同学,现录取你入我校机械系机械工程专业学习。请凭本通知书来校报到。报到时间……”
  
  什么?赵小松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通知书上的名字怎么变成他了?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拿手使劲抹,录取通知书的考生栏写的还是“赵小松”。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就好像那里本来就写着“赵小松”似的!而原本的“詹三”二字已经不翼而飞了!
  
  怎么会这样?太奇怪了!
  
  “小松,要上工了!”表哥在下铺喊他,“你这脾气也要收敛收敛,工头说你两句你又不会少块肉,就让他说呗。”
  
  赵小松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想了想还是说:“表哥,我今天不舒服,请一天假。”
  
  待到出租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赵小松赶紧掏出手机登录该大学官网,他看见了一份录取新生名单。他心惊胆颤地往下划着屏幕,当“赵小松”3个字映入眼帘时,赵小松惊得差点直接从上铺跳下来。
  
  捡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已经是8月26日了,一般大学这个时候也开始准备新生报到了。抱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赵小松第二天又请了假,怀揣着那份已然被偷梁换柱的录取通知书,他去了那所著名的大学。
  
  大学门口有个很漂亮的女生在迎接新生,看见赵小松,她热情地迎了上来。
  
  “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赵小松磕磕巴巴:“我、我……”
  
  女生见他捧着录取通知书,便利落地拿过来看了。“哦,是赵小松同学。你的资料在这里,给,跟着那边那个男生走,他是你的学长。”
  
  女生递过来的是一份新生资料归档表,封面上贴着的一寸照特别醒目,正是赵小松自己!赵小松赶紧去翻资料,里头记录着一个人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所有的学历跟荣誉,那明明不是他经历的,他那些事件里却全写着他的名字。
  
  “同学,走啊。”学长催促道。
  
  赵小松一瞬间想到了逃跑,然而下一刻,包工头恶狠狠的骂声就响在了他耳边。他要上大学!他不要搬砖!于是,赵小松咬咬牙,跟着学长走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跟做梦一样。?小松真的踏入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成为了一名大一新生。
  
  他还是赵小松,却又不是原来的赵小松了。他有回工地找过表哥,可工地里的人包括表哥在内,都不认识他了。赵小松也接到过詹三家里人的来电,他本来不敢接,奈何手滑按错了键。
  
  电话接通的瞬间,赵小松吓死了,他生怕被揭穿。可电话那头的中年女声却喊他小松,问他有没有想妈妈,有没有想家里人。
  
  “你、你知道我是赵小松?”赵小松战战兢兢地问。
  
  “知道啊,你不就是我儿子嘛。”中年女人说。
  
  后来,不信邪的赵小松又拿手机给对方发去了视频请求,屏幕里的中年女人一看见他就说:“小松啊,妈可想死你了!”
  
  除此之外,赵小松还在大学里遇见了詹三的高中同学李娜。李娜也叫他赵小松,语气熟识得就跟他们真的同学了3年一样。
  
  仿佛一夜之间,赵小松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只除了“赵小松”这个名字。
  
  要继续拿“赵小松”的名字过别人的生活,还是回工地搬砖?赵小松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他想,反正这录取通知书是我捡来的,又不是偷的抢的。再说了,我是在原地等过失主的,是他自己没来,那可怪不得我。但是,万一詹三回来了……想到这一点,赵小松还是很忐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