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能!

  如果你对自己不够自信,请看看他们的故事。
  
  不会写作的经理
  
  谭恩美开始写作的时候并不是一鸣惊人,而是根本不被人认可。
  
  谭恩美在出版《喜福会》、《灶神之妻》、《灵感女孩》等畅销书之前已是个作家,但她那时写的是财经类文章,并且是一份兼职的工作。她的正职是朋友经营的一家公司的财会经理,每天都需工作很长的时间。然而这个华裔移民的女儿想用英文尝试某种创造性的写作。
  
  于是她对她的老板朋友说了她的愿望:“我想多写点东西。”朋友却认为她的才能是做财务预算和收取账单。“可这些工作太烦闷了。”这些都是谭恩美痛恨并且不是很擅长的事情。但是她的朋友坚持认为谭恩美没有写作天分。“我想,如果我相信他,我永远就只能做这个。于是我要求适当缩减工作时间。”谭恩美后来回忆道。朋友不肯让步。谭恩美无奈,只好说:“好吧,那我放弃了。”可朋友却说:“你不能放弃。你被解雇了。”还加了一句:“你永远都写不出卖钱的东西!”
  
  谭恩美要证明他是错的,她找了尽可能多的活来做。作为一个自由职业作家,有时候她一周要工作90个小时。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然而这样的工作却可以不让别人来定义她、限制她的才能,谭恩美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谭恩美开始尝试写小说。就这样,那本描写解放前夕从中国大陆移居美国的四位女性生活的小说《喜福会》问世了。这位不会写作的经理成了当代美国的畅销书作家。
  
  从未被老师选上的孩子
  
  因为矮胖、害羞,本·桑德斯从来没有被老师选进班里的体育队,同学也几乎不邀请他参加他们的体育活动。“足球、曲棍球、网球、板球,随便什么圆的球,都没我的份儿。我那时候真的很没用。”他大笑着说。在英格兰的那个叫德文镇的小学里,他是学校体育课被大家拿来开玩笑、嘲讽的对象。
  
  15岁生日时得到的一辆山地车改变了他的命运。起初,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人在附近的森林里骑车。后来他跟在一个跑步的朋友后面骑车。渐渐地,桑德斯开始注意锻炼身体、提高速度。到了18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跑了马拉松。19岁那年,他遇见了约翰·雷德格伟。雷德格伟因在20世纪60年代划船穿越了大西洋而闻名。桑德斯被雷德格伟在苏格兰办的探险学校聘请做了一名教练。在那里他知道了这位长辈的水上探险故事。桑德斯深受鼓舞,他读了所有能读到的大西洋探险者和北极圈探险的故事,而后他坚定地认为,这就是他将来要做的事。
  
  对一个来自英国乡下的男孩儿来说,去北极冒险可不是一件寻常的事。那些把他的这个梦想当玩笑的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那个本事。“雷德格伟是少数没说‘我不行’的人中的一个。”桑德斯这样说。
  
  2001年,在成为一名出色的滑雪者之后,桑德斯开始踏上了他漫长的南极探险的征途。这次探险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一路上,他经受了冻伤的痛苦,与北极熊为伍,身体多次到达极限,在风雪中拉着运载物资的雪橇在崎岖不平的冰路上艰难地行进。桑德斯从此成为到北极独自滑雪最年轻的人,他小时候的同学一定不会相信他这一惊人的壮举。2005年10月,27岁的桑德斯从大西洋海岸往南滑行到南极洲,然后返回。这1800里的路程还没有人用滑雪的方式完成过。
  
  不能跳舞的矮女孩
  
  “我就不能笑一笑吗?”成名前的特怀拉·萨普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就像成千上万来纽约寻梦的女孩一样,特怀拉·萨普也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这个来自印第安纳州乡下的女孩进了巴纳德大学进修艺术史,想获得一个学位。但是她真正痴迷的是舞蹈。
  
  为了达到学校体育课上的体能要求,她跟着当时的传奇舞蹈家马萨·格兰姆和莫斯·堪宁姆学习舞蹈。很快,她就开始每天上两到三节舞蹈课。就这样,一个梦想诞生了。然而她的梦想之路充满了坎坷。
  
  20世纪60年代中期毕业时,萨普到一些广告公司试镜,希望获得一些角色。但是她似乎到哪儿都不适合。跳芭蕾,她缺乏技巧。而且在一次大公司试镜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太矮了。“他们喜欢我踢腿的动作和踮起脚尖的样子,但最终他们都没有录用我。”她在后来的自传中写道。她也认识到“如果去跳拉丁舞,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太矮,可是我仍然在尝试。”于是,萨普不断地问自己:“我能不能做一个舞者呢?我有舞蹈的天赋吗?”在一番苦苦的追寻后,她成立了自己的团体,并且创造出自己的舞蹈风格。
  
  整整五年时间里,萨普和她的舞蹈团几乎每天都在一个叫格林威治村的教堂地下室里训练。有的时候,同情他们的牧师不得不在周日早上把他们“赶出去”。他们为了少得可怜的报酬而工作,而且没有任何名声。五年间,萨普不断地问自己:真的要做这个吗?还要不要再坚持呢?
  
  40年之后,萨普已经为百老汇编导了100场的舞蹈表演,在获得2004年的国家艺术奖章之后还参加了一些影片的艺术指导。现在萨普仍然问自己那个问题。她的答案仍然是:是的,我能!朋友,相信自己吧,你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