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任天堂看日本企业的基因

  在互?网之前的时代,游戏发烧友没有人不知道任天堂公司的,这家从扑克牌生产起家的日本企业,在20世纪70年代之后成为全球电子游戏的领军者,并在此后几十年间笑傲全球电子游戏市场,无人敢撄其锋芒。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手机游戏兴起,任天堂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最先被敲碎的是任天堂的王牌之一——掌上游戏机,这个满足了人们随身娱乐需求的游戏设备,在智能手机侵袭下,突然之间几乎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家庭游戏方面在手游的挤压之下,同样是江河日下,市场凋敝。后来几年,任天堂常常被商学院管理课程当成摇摇欲坠、不知变通、快被时代淘汰的日本传统企业案例。许多分析师更断言:“任天堂已经没救了!”
  
  咸鱼翻身,强势回归
  
  落入绝境的任天堂奋力一搏,在2017年3月推出新款游戏机——Switch。但甫一推出,这款游戏机仍被各界看衰,原因是它所搭载的技术了无新意,触控、红外线感测、震动,没有一项是划时代的产物。整个日本电玩界本来都不看好,甚至觉得任天堂疯了!
  
  任天堂确实疯了,不过不是它自己疯了,而是市场为Switch疯狂了。在发售一年之后,Switch全球销量超过1500万台,是历史上销量最高的一款游戏机。
  
  一款跟不上潮流、不被业界看好的游戏机,为什么却在市场上成为游戏玩家热捧的明星产品?
  
  Switch主机虽然没有奇炫的新技术,但是,任天堂却聪明地把这些旧技术变出新玩法。过去家用游戏机主要是与电视连接进行游戏,Switch却突破了家用及携带式游戏的界线,它可拆下手把,将主机与电视连接,成为一般家庭游戏机;也可将手把与屏幕组装起来,变身掌上型游戏机。一台多玩的设计,让它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2017年的年度最佳发明之一。
  
  这种为既有技术赋予全新生命的能耐与思惟,其实就是“任天堂灵魂”的最佳演绎。“许多研究者都想用最先进的技术开发商品,但若想制作会大卖的商品,最新技术反而会让商品扣分,应该将现有技术应用在完全不同的领域上,反而容易制造出畅销商品。”这就是任天堂开发者的思维方式。这种方式使任天堂度过一次又一次时代的惊涛骇浪,成为日式常青藤企业。
  
  从纸牌到电子游戏的关键转型
  
  任天堂自1889年创立于日本古都京都,一开始是生产日本传统纸牌“花扎”的商家。要谈这个卖纸牌的小企业,如何转型成为全球电子游戏龙头,就一定要提它的第三代社长山内溥——一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游戏业教父级人物。
  
  山内溥对全球游戏业来说,犹如乔布斯之于手机产业。但跟乔布斯不同的是,山内溥是个富三代,任天堂传到他手上时,已经是经过超过一甲子,三代家族传承的企业了。生产游戏纸牌的任天堂,直到20世纪70年代山内溥任内才开始接触游戏产业。传说山内溥接手时,任天堂已经是日本最大的扑克牌生产商。然而,一次访问美国最大的纸牌制造厂后,他却对自己的公司感到失望,因为他发现,纸牌就算做到世界第一,也不过如此——就只是个印纸牌的。因此任天堂开始尝试转型,但这转型之路却十分崎岖。
  
  山内溥在尝试转型之初,可以说试过各种领域,却大多数都失败了。比如创办出租车公司、快餐食品公司等,却都以失败告终。也还好这些都失败,最后才碰触到当时新兴的游戏产业,不然就没有今天的任天堂游戏霸主地位。
  
  1969年,任天堂建立了游戏部门,正式进入电子游戏产业。经过多年发展之后,与索尼、微软三足鼎立,一起名列全球主机游戏市场占有率前三名。
  
  坚守价值,埋头苦干的日本性格
  
  虽然进军电子游戏只有半个世纪,也经历过数次转型,但是一百多年的“京都式”企业文化,也造就了任天堂与其他游戏公司与众不同的特点──那就是任天堂不在乎技术本身,而是从“挖掘快乐、玩得开心”的角度出发。也因此,任天堂的技术相比同一时期另外两个游戏巨头索尼和微软,常常被诟病是落后对手几百年的技术。
  
  但对任天堂来说,技术本身是达到快乐游戏的手段之一,并不是目的本身。任天堂秉持着日本人专注于自身质量的工匠精神,自己干自己的,从来都不在意外界的批评或者产业的趋势。所以当对手在追求技术的突破、主机上更强大的运算能力时,任天堂从来不吃这套。
  
  这种深植骨子里的日式基因,相较其他对手,让任天堂总是更显日本味,也给大众一种“任天堂的游戏不需要高门坎”的亲民印象,更使得他总是能推出与对手完全不同的新玩法。2018年1月,任天堂一款自己动手制作的游戏产品,由一系列瓦楞纸组合成的零部件,玩家可以自行组装,可做成钢琴、机器人等,果然引起游戏迷的轰动,大喊“儿时梦想成真”。
  
  而在国际上,坚守日本工匠精神的企业文化,令任天堂不知不觉间,成为向外输出日本文化的重要基地。谈到任天堂,我们会想到“超级马里奥”“精灵宝可梦”以及“塞尔达”——这些都已宛如日本电子游戏的“代表人物”。然而,同样是日本出身的电玩巨头索尼,却没有这样的鲜明印记。
  
  任天堂的“日本性格”可不只在推出的游戏中,整个公司发展也充满了一种中古日本藩主与武士间的“忠诚关系”,许多职员毕生都在任天堂工作,比如“马里奥之父”宫本茂;更有许多高层干部死于任内——凡此种种,足见任天堂仍带有过去日本企业那种“即便公司遭遇困境,也不会裁员或者撤换员工”的武士道精神。
  
  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这种日本精神却也有遇到吃鳖的时候:任天堂上一代主机WiiU就是如此。WiiU作为Wii这款狂销全球的家用主机经典的后续,简直是狗尾续貂,让任天堂当时败得一蹋胡涂。WiiU的特色,其实就是在把手上加了一块像平板计算机的显示屏,这样的设计除了未能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也因为与其他主机的差异太大,而降低了其他游戏开发商设计游戏的意愿,让WiiU的表现一路惨淡。
  
  面临这样的困境,各界看衰下,任天堂还是埋头苦干,坚持把自己认为最好的推给大家。这种自始至终不变的工匠精神,加上其中的创新理念,才是任天堂重返荣耀的原因。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任天堂从谷底翻身,鲤鱼跃龙门般,再次成为产业跟玩家们的焦点?其实,它什么改变都没做,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样——继续保持自己那传承百年的日本精神,而当面对挑战与挫折时,还是坚守自己的核心理念跟企业文化。
  
  任天堂的再起,也可以说是日本性格的缩影——有人说日本的民族性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导致今天日本经济跟产业巨头们纷纷停滞,但任天堂再度创造的奇迹,恰恰证明了,最传统的日本企业文化精神,在这个时代,还是有绽放光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