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从来不是一道单选题

  今年9月,王小小和发小叶叶已经认识满11年了。和大多数中学生一样,王小小和叶叶的友谊建立在放学走的同一条路上,可那时俩人谁也没意识到,她们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她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初中开学前的游泳培训课上。那时叶叶像个假小子,留着极短的头发,大着胆子扔掉救生圈学起了自由泳。可王小小却躲在深水区的岸边哭,抱着水梯不肯下去。那时叶叶刚好游了一个50米回来,在她眼皮底下像鱼一样蹬着池壁翻了个身。
  
  王小小是好学生,成绩好,人缘好,又肯听老师的话。除了体育课,没什么让王小小沮丧的。而叶叶却恰恰相反,她好动,爱“接下茬儿”,成绩不太好,除了体育课,总被老师批评“浮躁”。
  
  叶叶的妈妈很喜欢叶叶和王小小在一起玩,言语中总是透露出“你看人家王小小多好”的意思。那时,老师和家长都认为,如果一个差生和好学生在一起久了,这个差生的学习成绩也会好起来的,至少,不会变得更差吧。
  
  初中毕业,王小小如愿以偿地考上市重点,叶叶则去了一所私立学校。临考试时,叶叶经常到王小小的学校门口等她,问她借各种笔记。假期时王小小去叶叶家一起写作业,她帮叶叶解数学题,叶叶给她做午饭吃。
  
  后来,王小小考上了大学,叶叶则上了大专。有一段时间,王小小甚至不知道叶叶去干什么了,只听说那时她忙着找兼职,认识各种各样的男朋友,还留起了头发。
  
  不管怎么说,王小小确实在叶叶面前保持着优越感。她对叶叶的“不靠谱”还有点嗤之以鼻,什么站在街边找人填调查问卷呀,去度假村做接待呀,去展会做礼仪呀。叶叶就总称自己是“××大学”的,王小小也很知趣地在人前配合,但心里总有一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想法。
  
  王小小的人生轨迹和那些好学生没什么两样,区重点初中、市重点高中、211大学、体面的工作。这千篇一律的轨迹虽然漂亮,却也因此少了些值得谈论的故事。
  
  而叶叶竟然真的从街边做调查问卷的,变成写字楼里管做调查问卷的,后来又跳到一家广告公司,再后来升到总裁助理,现在又被某公司重金挖走了。
  
  叶叶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梳着运动头的假小子了。她几乎没抱怨过工作,纠结过生活。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适合什么。在叶叶面前,王小小依然稚嫩,就像个孩子一样,保持着幼稚而拧巴的不合作感。
  
  23岁时,叶叶已是部门经理,她遇到了对的人,结了婚。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也发短信给王小小,王小小能说上一堆至理名言哲学警句,可这对叶叶来说也许根本没用—刚工作的王小小一点儿也不懂人事斗争,也不知道如何规划自己的未来,更不懂婚姻里的磕磕绊绊。
  
  但王小小依然认为,除此之外,她知道的东西要比叶叶多多了。
  
  叶叶开始给王小小介绍相亲对象。终于有一天,担心女儿婚姻大事的妈妈开始对王小小说:“你也跟人家叶叶学学。”王小小听了不受用:从小到大,我都是被学习的对象,怎么突然一下拧了过来?
  
  王小小有点不服气,她想着那些卷了边儿的辅导材料、整齐的笔记、成堆的书,怎么就败给了叶叶这样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
  
  她偶尔又埋怨自己浪费了时光,觉得叶叶裹着羽绒服求路人做问卷时,自己为什么要在宿舍里长吁短叹。
  
  王小小帮叶叶解了那么多道数学难题,可到最后也没明白,现在她和叶叶面对的这道难题,也是要“分类讨论”的。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生活从来就不是一道单选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