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杀》大卖,不仅是翻拍的成功,更是制作的成功!

来源:511电影网 更新:2020-01-14 09:26:17 浏览:2次

刚刚过去的2019年贺岁档,最大赢家无疑是《误杀》。截至目前,影片票房已经临近9亿,其最终票房也有望突破十亿大关。另一方面,《误杀》不但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口碑也十分不俗,猫眼9.5分、豆瓣7.6分,都名列2019华语商业片前茅。

这样一部全演技派无流量明星的翻拍作品,还是导演柯汶利的长片处女作,能取得这样市场和观众的双重认可着实不易。

实际上当你去仔细探究《误杀》的幕后班底,就会发现它的成功实际上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1.监制亲力亲为

在《误杀》的每一张海报上,都有一个和导演并列甚至更靠前出现的名字——监制陈思诚。

作为少数从演员成功转型导演的中国电影人,陈思诚一手缔造了《唐人街探案》系列,并从第二部便开始布局打造“唐探宇宙”,除了即将在春节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刚刚开播的《唐人街探案》网剧也是重要一环,而导演柯汶利正是陈思诚发掘来拍摄网剧的青年导演之一。

不仅仅是柯汶利,整个《误杀》班底都有着陈思诚的影子,肖央是《唐探》三部电影加网剧贯穿始终的主演,谭卓与陈思诚曾合作《春风沉醉的夜晚》,同时还是陈思诚的发小,影片的剪辑、美术、服装等等都来自《唐探》系列的参与者。

与此同时陈思诚也绝非一个国内常见的挂名监制,他甚至亲身上阵执导了谭卓和陈冲警局对峙,以及陈冲夫妇在佛塔前对肖央忏悔的两场重头戏,《误杀》中让人最为印象深刻的台词之一,“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是禽兽”就是谭卓在第一场戏之中说出的。

也就是说,《误杀》有着中国最卖座商业片系列的缔造者全程保驾护航。

2.导演厚积薄发

《误杀》虽然是导演柯汶利的首部长片作品,但它的成功只能说是厚积薄发,绝非运气使然。

2014年,柯汶利拍摄的短片《自由人》,豆瓣评分8.1,获得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提名,金钟奖最佳导演和最佳电视电影奖,甚至入围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实景短片,其导演实力不言而喻。

由他参与导演的《唐人街探案》网剧,豆瓣同样也是8.1分,现在播出的部分正是柯汶利执导的几集。

柯汶利作为一个马来西亚华侨,将自己的处境也融入到了《误杀》的故事之中,这也使得整部影片虽然是翻拍,其实也有着他极强的情感代入,以及自己对当下社会现状的强烈表达。

作为一个有实力也有追求的导演,柯汶利在《误杀》中刻意回避掉了印度原作几乎所有的镜头表达方式,用实践证明了翻拍绝非复刻,但这也给影片的拍摄无形中增加了不少难度。

从《误杀》成片来看,它除了对原作在故事设定和核心诡计上有着沿用,完全就是一部截然不同的影片。

在《误杀》中我们也不难看出,柯汶利对镜头语言极其讲究,经常利用光影、灰尘、汗水、雨水来辅助氛围营造,这些具有视觉冲击力又能增强动作幅度的元素,在原作中是完全没有的。

另一方面,柯汶利还在影片中时常让肖央饰演的男主正对镜头讲出关键台词,营造与观众对话的洗脑感,这样的尝试很是大胆。众所周知,如果氛围营造不到位,滥用对镜说话是会造成观众出戏的,很多时候只有打破第四面墙时才会使用这样的镜头。

3.强大团队助力

《误杀》的其他主要幕后制作班底与柯汶利一样,也都是业界翘楚。

剪辑师汤宏甲,代表作品《唐人街探案2》,其优秀的凌厉剪辑功力,无疑成功提高了《误杀》的叙事节奏,增加了影片的“爽感”,保证了《误杀》相较原作缩短了夸张的55多分钟的情况下信息量不减。

另外,影片中几场精彩绝伦的蒙太奇交叉剪辑,也是柯汶利和汤宏甲共同努力的成果,无论是母女误杀段落,还是真相揭晓段落,都做到了帧帧高能,并且与片中核心诡计利用蒙太奇理论形成了完美呼应。

美术赵学昊,此前与张艺谋、顾长卫等大导都有过合作,将《误杀》的整片置景都打造出了一种浓烈的异域感和湿冷感,男主的家、警察局、小镇街市都在为影片各个阶段的气氛而服务,精致却又不喧宾夺主。

服装造型李淼,是曾两次提名金马,今年又刚刚提名金鸡的大牛,《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药神》都出自他手。《误杀》的造型风格与《我不是药神》也有些相似,在电影的讲究中,做出了小人物的邋遢一面,也因此增加了生活感。但比起主角一家,《误杀》中我最爱的造型还是一身制服,带着犀利墨镜的陈冲,不用开口就透露着不好惹的气息,再配合她的演技那真是霸气外露。

《误杀》的成功在很多人看来只是因为翻拍了一部好的作品,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误杀》的成功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部各个环节都制作精良的优秀商业片,真正完成了一次属于华语电影的再创作,甚至在很多层面都实现了超越,这也就是为什么《误杀》能够从近几年那么多翻拍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