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与泥

  槐树上一片叶,槐树下一扌不泥。
  
  泥与叶是同时孕育的。当她还是一寸芽时,他就被人运到树下。
  
  当泥看见芽时,他就被这自然的精灵震撼了。从此他的生存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就是每天守望着这寸芽。泥痴痴地看着芽,看着那在阳光的祥瑞下勃发的生机,看着那在风中灵动的韵律。他身上的养分都为了她而流淌,叶在他的细心滋润下越发可人了。
  
  一天又一天。泥还是泥,只不过更消瘦了;芽成了叶,更青春漂亮了。
  
  叶浑身晶莹剔透,闪动绚丽的色彩。可她是不安分的,她渴望自由无拘束的生活。于是,当她见到了潇洒风流的风,她爱上了风。他每天看着风掠过她娇小的身躯,享受着风那温言细语的浪漫。她越陷越深……
  
  终于,叶难耐心中的烈火,她决定追随风,和他到天涯海角。她开始拒绝泥给她的养分。她憧憬着脱离枝头的束缚,随风而去,和所爱的人四处为家。
  
  泥很焦急,他看着日益憔悴的叶,心中痛如刀绞。
  
  秋季,叶终于如愿以偿。当潇洒的风看到已枯黄的叶时,他厌恶地抽身避开,叶无力地飘落下来。
  
  叶伤痛欲绝,肝肠寸断,她干瘪枯黄的身躯在泥中无力地战栗着。泥默默地用他宽厚的臂弯庇护安慰着受伤的叶。尽管他心痛如绞,可他淌不出泪,因为他的养分早已溶入了叶的血液中,他只剩下盈满爱的虚弱躯壳。
  
  叶躺在泥的怀抱中,渐渐止住了哭泣。她感受着泥那沉稳的心跳,忽然有一种回到枝头的感觉。那一刻,她彻悟了。她静静躺在泥中,似找到了归宿。泥与叶没有说任何话,因为时间已成为他们共同的语言。
  
  叶与泥渐渐地融为一体,他们的心跳在岁月中逐渐一致。于是,叶成了泥,泥成了叶,永远地再也不分彼此……
  
  槐树上有许许多多片叶,槐树下有许许多多扌不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