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无聊

  走在希腊首都雅典的街上,仿佛走进了历史课本。
  
  这个城市中到处都是古迹遗址。在旧市区普拉卡的户外咖啡座找了个位子坐下,我点了杯ouzo,一抬头,就看见具有2500年历史的巴特农神殿,有如此的景致佐酒,真是太难得了!
  
  我举杯遥敬神殿中供奉的雅典娜女神,谢谢她跨越时空的热情款待。
  
  这时身旁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回头一望,原来是咖啡店的女主人。“你一个人和神殿喝酒啊?”她问。
  
  有些窘,想必她看多了观光客掉进历史课本内的感慨场面。于是我尴尬地笑笑,反问她住在希腊有什么感觉。
  
  “到处都是古迹,我们从小看到大,也早已视而不见了。不过,每当心情低潮时,四处的古迹也能发挥一些作用,提醒你历史才是长远的,而自己的困扰是很短暂的,这么一想,就觉得事情没什么大不了,总是会过去的。”
  
  她幽默地下了个结论:“所以在雅典,古迹就是我们的心理医生!”
  
  哈!看来念心理学的人,在这儿可是比不过古迹的魅力!
  
  和女主人妮娜相谈甚欢。我帮她招呼客人,她则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家庭度假。我愉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就跟着妮娜一家人往海边走去。到了海沙滩,妮娜和家人就分别躺平,闭上眼睛在大太阳下做日光浴。于是我有样学样,赶紧把自己也放平,闭上眼睛让太阳的金黄色彩开始涂抹身体。
  
  我注意到妮娜他们每个人都安静不语,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个小时过去,我抬头望望,身边的人仍毫无动静。我开始蠢蠢欲动,这么无所事事一直躺着,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我起身去后面的摊子买杯饮料,顺便和小贩们聊了几句再走回来,看看身边的朋友,仍旧一动也不动,好端端地继续躺着。
  
  我再躺了20分钟,又觉得不大对劲,再次站了起来,决定去找个人讲讲话。
  
  接下来的1小时内,我就这样来来回回忙进忙出地好多次。一会儿跟别人借本书,一会儿找他人聊聊天,在沙滩上躺着不做事,显然不是我的专长。
  
  终于有人有动静了。
  
  是她的弟弟乔治,一个银行的分行副理。乔治拿下太阳眼镜,眯着眼睛问我:“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光躺在这儿很是无聊,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乔治笑开了嘴:“感觉无聊就对了,这不正是来度假的目的吗?”他说,他以前来岛上度假时,也曾因为“无所事事”的感觉而感到慌张,平日在银行上班时忙得天昏地暗,要自己虚度光阴没有产出,一下子还真是很难令人接受。
  
  后来他发现,当自己能接受无聊时,就开始有能力真正放松,而没有了外在的刺激,自己才更有能力和内心进行对话,没什么事比和自己的内心接轨更让人感到愉悦而自在的了。
  
  “所以懂得接受无聊,就能品味无聊,而更进一步地去享受无聊。”乔治这时说话的神情让我想到古希腊哲学家。
  
  原来度假也是需要学习的。
  
  我这是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学习安静,享受无聊的重要。我想起某位西方心理学家的话语:“欣然拥抱无聊,也就是拥抱自己,回归自我的过程。”
  
  我突然懂了,希腊的悠久历史,其实是个深切的提醒:历史无尽地滚动,而人们则该回归静止安谧的自我。
  
  我感激地看看乔治,并且躺了下来,我把手指放在嘴角上做出安静的嘘声,作势跟乔治道别。
  
  这会儿该我享受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