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百分百

  我们只有一个身体,却可能有许多“生死与之的爱”⋯⋯
  
  女儿画了一颗大大的红心,又在上面用各种彩色笔,写了七行“我爱你”。
  
  “为什么要写七行?”我问她。
  
  “因为我们家里有七个人。”小丫头一行行指着说,“我等下要把它剪成一条条。一条给你,一条给妈妈,一条给哥哥,一条给公公,一条给奶奶,一条给婆婆。”
  
  “还剩一条呢?”
  
  “给我自己。”
  
  “哦!”我笑了起来,“原来你的爱只有七分之一,这么一点点给了爸爸!”
  
  小丫头猛抬头,瞪着眼睛喊:“不!每个人都是全部!”
  
  “你只有一颗心,怎么可能呢?”我又笑着逼她。
  
  “当然可能!”小丫头居然哭了起来,大声喊着,“通通都有。”
  
  听过一个有趣的故事—
  
  一位妇人带着两个很小的孩子坐公共汽车。下车之后,车开走了,才发现有个孩子没跟下来。
  
  妇人急了,将手上的孩子一把交给路人。“帮我看着这个孩子。”话没完,就飞奔去追公共汽车。
  
  追了好几站,居然真被她追上了。把孩子拉下车跑到原点,发现交给人的孩子又不见了。原来路人不敢负责,把孩子送去了警察局。
  
  妇人哭到警察局,看到孩子,回头就给身边孩子一巴掌:“都怪你没下车,差点弟弟也掉了。”
  
  警察看不过去,说那妇人。
  
  “明明是你自己的错,先掉了那个孩子,又扔下这个孩子,你自己有没有脑筋啊!你是不是比较爱那个,比较不爱这个啊!”
  
  “爱就是爱,我统统爱,有什么好比较?”妇人不服气地说。
  
  有个朋友,生活苦,又连生五个小孩。
  
  做母亲的眼看女儿一个接一个生,怎么教、怎么劝,都没用,气得逢人就说:“我女儿有一天要是累死,那绝不是累死的,是笨死的!”
  
  有一天出去,由女儿开车,一个孩子挂在怀里,一个孩子绑在前座,三个大的关在后座,由老太太管理。
  
  一路上五个孩子大哭小叫,老太太头都要炸了。却见女儿在高速公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盯着捣蛋的孩子笑。
  
  “你专心开车!回头看什么?”老太太吼。
  
  “我看他们好可爱!”
  
  老太太后来对我说:“要是有一天,我女儿出了车祸,绝不是技术不好,而是爱得太多。”
  
  到一个朋友家做客,她一边为大家斟酒,一边说大孩子该出门约会了。果然,话才完,大孩子就从楼上下来,匆匆冲出门去。
  
  吃饭时,她一边端菜,一边对丈夫说:“该开演了。”原来当天晚上,她家的老三在学校有表演。
  
  饭后聊天,她一边为大家倒茶,一边说:“老二该到家了。”跟着就见老二进门。
  
  “好像三个孩子全在你的算计中。”我笑道。
  
  “不是在算计中,是挂在心里面。”她指指心,“我这个做妈的,没办法把自己拆成三份,但是可以把心分成三份。”
  
  “每个孩子三分之一?”
  
  “不!每个孩子都百分之百。”
  
  常听做父母的问孩子:“你比较爱爸爸,还是比较爱妈妈?”
  
  常听子女不平地问父母:“你们比较爱哥哥、姐姐,还是爱我?”
  
  也听过夫妻吵架,一方质问对方:“你到底爱我,还是爱你妈?”
  
  问题是,爱像蛋糕吗?这边切多一点,那边就剩少一些,抑或爱能同时向几个对象表达出百分之百?
  
  曾在电视里,看见一位贫苦的黑人母亲,搂着她的一群儿女说:“我很穷,幸亏我有许多子女,许多爱。我能给他们每个人百分之百的生命,也能给他们每个人百分之百的爱。爱就是生命!”
  
  爱是生命,生命是为了爱!
  
  当我们能为所爱牺牲生命时,就表现了百分之百的爱,因为牺牲的是百分之百的生命。只是,我们唯有一个身体,却可能有许多“生死与之的爱”,使我们常不得不放下一群羊,去找另一只迷失的羊。如同那位母亲,扔下一个孩子,去找另一个,再回头找这一个。
  
  或许这就是爱的矛盾吧!我们与其恨自己有太多的爱,却只有一个身体,一个生命,不如说:
  
  “谢谢上苍,虽给我一个身体,却能让我有许多爱,爱自己、爱亲人、爱朋友、爱大地、爱生命。每个爱都是真真实实,完完全全,且愈爱愈深,永永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