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姜”的眼光

  水伍中学崭新崭新的,教室是新建的,校长也是新上任的。
  
  新学校建成,免不了要庆祝一下,为迎接各路领导宾朋,新校长忙得不亦乐乎。就在这时接到领导秘书的电话,要校长备下笔墨,说领导将亲自挥毫为学校题写校训,当然了,到时候校长得主动请求领导书写。
  
  校长一听连声叫好,他早就听说领导爱题字,好多学校校名、校训全出自领导的大手笔。放下电话却发起愁来,因为校训已经请广告公司做了,无非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之类。要不回绝人家?一旁的老校长听了慢吞吞来了一句:“都让人家做了,怎么回?先留着呗,说不定以后会用上。”
  
  新校长一听就同意了。老校长姓姜,本地人,退休后不忘学校,时常来转转,他对新校长有知遇之恩,为人足智多谋,看人视物入木三分,所以大伙都叫他“老生姜”,听他的,准没错,各路领导宾朋到了,一番转悠之后校长恭请大伙进了会议室,只见乒乓球桌上早就放妥了笔墨纸砚,校长恭恭敬敬地对领导说:“领导,我们早就仰慕您的书法造诣了,今天是个好日子,也是难得的好机会,还请您赏赐一幅墨宝作为校训,我们以后好日日对照执行。”
  
  大伙听了都拍手叫好,领导却直摆手,说:“惭愧惭愧,我这字仅自娱自乐而已,哪能见人?”
  
  校长再请,大伙再鼓掌叫好,连续3遍之后,领导一脸为难之色,摇摇头,叹口气,说:“你们这些人啊……”
  
  然后领导勉为其难地抓起笔,舔饱墨,稍一定神,笔走龙蛇,“慎思明辨,厚德载物”8个大字便跃然纸上,接着是小字落款。大家又是一阵欢呼。
  
  在欢送领导宾朋离开的时候,校长免不了悄悄递上两个红包。大红包是给领导的,这叫润笔费,小红包是给秘书的,因为秘书牵线搭桥了。学校经费再紧张,这笔钱却是一定要开支的。
  
  回过头新校长说领导这题字怎么个处置法呢,是用水泥浇铸上墙壁,还是买一块大石头,把字刻上去?
  
  校领导班子一时议论纷纷,各种说法都有。听了一阵后,老姜校长开腔了:“做成铜字,用螺丝铆上去。这样子显得金碧辉煌不同凡响,领导会很高兴的。”
  
  新校长一听却有些迟疑,说:“这样好是好,可造价很贵的……”
  
  老姜校长斩钉截铁地说:“领导题字,再贵也值得。如果经费困难,我个人赞助一部分。”
  
  老校长都这么说了,那还犹豫什么呢?
  
  过了一段时间,领导来视察学校。当一走进校门,迎面看到自个儿题的大字闪闪发光地耸立在墙面上,领导满意地笑了。因为一路视察下来,其他学校或用水泥浇铸在墙上,或刻在石头上,看上去灰暗而沉闷,毫无创意,唯有这儿明晃晃的,视觉效果极佳。
  
  领导一高兴,表扬、拨款自然是免不了的。新校长也很高兴,对老姜校长说:“老校长,听您的果然不错。”
  
  老姜校长一乐,也不多话。
  
  时光飞快,忽然形势陡转直下:坊间传闻因为贪腐,领导要出事。
  
  紧接着听说好多学校火速把领导题的字给铲了。新校长听了越发紧张起来,忙召集校领导班子,商量要不要也把领导题的字给拿掉。大伙说当然得拿掉啊,不然的话一旦传出去影响相当不好……
  
  新校长把目光投向老姜校长,老姜校长却摇摇头,说:“慌什么?沉住气,看看再说。领导经营这么多年,上上下下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哪能说出事就出事了?等真出了事,再拿也不迟。”
  
  新校长说那就等等呗,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七上八下的。不久风平浪静谣言止息,领导安坐钓鱼台,啥事没有。
  
  然后领导突然搞了一个大动作:到各学校闪电巡视。有时一进某学校大门,冷哼一声,车也不下,掉头就走,因为他题的字没了,吓得前来迎接的校长屁滚尿流。
  
  而当来到水伍中学时,正值阳光灿烂,阳光照射在那8个大字上,金光闪闪熠熠生辉。领导一时百感交集,握着新校长的手抖了又抖。
  
  望著领导的小车走远,新校长忽然感到后背凉嗖嗖的。好险,幸亏听了老姜校长的话,不然祸可就闯大了。还有,事先把那铜字校训擦得锃明瓦亮,完全正确。
  
  接下来新校长听到一个重要消息:有好多学校连夜镌刻新的校训,当然还用领导的。有的学校已把领导的题字原稿给弄没了,只得连夜进城请领导重新题写,那战战兢兢的心情可想而知。还有好几位校长被找出种种借口,就地免职。而他则受到大会小会的表扬,学校还增拨了好多资金。
  
  然而,世事无常,这一日,领导真的倒了。
  
  不用说,各所学校再一次掀起铲字高潮,但铲来铲去坏事了:有工人在铲字时用手机拍下铲字的场景,传上各种平台,一时间社会上什么说法都有。这下子吓坏了其他学校,一边加紧铲字,一边想出种种方法防备有人拍摄。可防不胜防,因为那些字太难铲了,一时半会的根本铲不掉,有些题了字的石头在学校大门外,根本挡不住外人偷拍。
  
  紧接着新的领导也来了招闪电巡视,当看到有的学校还没有把原先题字铲掉时,脸当时就冷了下来。
  
  新校长也急了,正要找工人铲,老姜校长开口了:“我们这好办得很,找本校几位老师,不要工人,工人会偷拍的。找几位老师,几把扳手就可以卸下来了。”
  
  新校长一愣,随即大喜道:“对对对,我们这题字是铆上去的,不是刻的,要卸下来太方便了。”
  
  他突然想起什么,大叫道:“老校长,您当初坚持要做成铜字铆上去,就是防着这一天吧?”
  
  老姜校长抽口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含笑说道:“以前广告公司做的字还在吧?现在可以拿出来了。但愿以后再也没有领导题字了。”
  
  话音刚落,大伙一起鼓起掌来,说:“生姜还是老的辣,不服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