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敢再说谎

  那还是在我小小的时候—也就是5岁的样子吧,喜欢到村子后头一道又细又长的峡谷里去玩。那道峡谷,是在一座恶名叫“鬼哭岭”的小山下。山的得名,核心原因就是泥石流。在夏季,天上的雨水如果下得猛了,汹涌澎湃的泥石流一下子就会冲下来。但是,那个山谷在没有泥石流的日子里,却是很美!棕黄色的土地上,到处开着火红的山丹花,而更吸引我的,则是那一群一群的山雀儿。我一会儿工夫就能罩住许许多多的大肥山雀儿,然后,再把它们裹了泥巴美美地烤着吃!所以,那个被夹在“鬼哭岭”之中的小小峡谷,的确是幼年的我一个最喜欢去的好地方!
  
  虽然,是一处穷僻的山乡,可村子里居然也有人和那个遥不可及的县城里的阔人家是亲戚!而那来自听说满眼都是青砖大瓦房的县城里的阔孩子,居然也会跟我一样,喜欢往小峡谷里头钻。要过端午节的时候,我又一次偷偷摸摸往峡谷里跑,却看到那个穿着绿裤子花衬衫的城里小妮子正抱着一大把山丹花兴致勃勃地往出走。见到我这个破衣烂衫的山里娃,她居然还香香甜甜地冲着我笑了笑。
  
  今天的运气,可能全都让这个城里来的小妮子给搅坏了。折腾了老半天,不光连一只山雀儿没罩住,那满天的黑云彩竟一下子就上来了。山里头的娃娃,别的不懂,懂得山!这种天气,那可是说下雨就下雨的。而且,这场暴雨,只要是从天上掉下来,那吓死人的泥石流,可是说滚下来马上就会轰轰烈烈地滚下来!于是我拼了命往外跑。越来越浓厚的乌云让峡谷快速地变得黑暗,这时我竟然看到了一个十分好看的“小金锁”。至今,我依然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我快乐地弯下腰去小心拾起那只美丽的“小金锁”时,头顶上,老天爷打了一个沉闷的响雷。
  
  身后那越来越黑的乌云,紧紧地追赶着我。当我已经跑到那望得见我们那小村的一个地方时,却又见到了那个好看的小女孩,她正往峡谷里边跑。那一捧她一定认为很美的山丹花依然被她紧紧搂在怀里,可她脸上的笑容却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两眶焦急的泪水。
  
  人家曾经是朝着我笑过的,于是,这回我也讨好地向她笑了笑!我还好心好意赶紧告诉她:“看到那满天的黑云了吗?天上有了黑云,那山里会下很大很大的暴雨。可不能再进峡谷了!”
  
  可那个一脸泪水的小姑娘却仰起小脸来问我:“小阿哥,看到我的长命锁了吗?”
  
  我喜欢那个金色的小锁。于是,便毫不犹豫地一板面孔,随即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小女孩尽可能地在自己那泪花闪闪的小脸上,挤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难过地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坚定不移地朝着那峡谷深处跑去。
  
  我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向着她的背影,高喊了一句:“哎!你不要再去了!泥石流会把你冲走的。”
  
  大雨转眼倾盆而下,我只好跑回了自己的家。
  
  蜷曲在被子里,始终用手心紧紧攥着那个小金锁的我,于半夜里,被一场惊天动地的悲哭吵醒了。小小的山村里,灯笼火把,哀声动地。姥姥坐在门槛儿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老天作孽呀!一个山丹花似的小妮子,就这么没了。”我的心里猛地打了一个哆嗦!那个小锁,其实是铜的,值不了几个钱。
  
  如今我早已年过花甲,一生也走过不少地方,但人们都说我是个不会笑的老人。其实,他们不知道,在我5岁以前,我的笑也是蛮好看的!只是,当我捡到那只美丽的小金锁后,那笑的胆量便永永远远地被锁住了。其实,于我来讲,身上多了这么一个虽然美丽的小金锁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用途,然而我却用一句因贪婪而生的谎言害死了一个小女孩。
  
  从5岁开始,我一生都不敢再说一次谎话。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从那以后,我的一生都是在恐惧与哀伤中一天天苦苦地煎熬过来的。我从来都不具备做梦的能力。那是由于我真的是不敢去做梦—我没有脸去梦见那个手捧着山丹花的小女孩。
  
  之所以,我今天斗胆书写下我的罪恶,其实,真的不是为了忏悔自己—如此万恶的我,难道还有资格来忏悔吗?不过,我真想劝诫一下那些尚未被欲望污染的人们不要去说谎!因为,我知道,就算你再富有,如果一生都不敢做梦,那的确是人生之中最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