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永恒的,爱情吗?初相逢时,我们预约了天长地久;而后满怀欣喜地实践着海誓山盟。可越来越接近的空间里,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越来越无奈的现实,在终于要牵手的刹那,我们不由踯躅,不由彷徨,因为我们听到远处有一个声音在告诫:知道吗?世界上惟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他和她,是在花卉市场认识的。白衬衫、牛仔裤,长发简简单单地披在肩上,那天,她觉得自己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而他,却看呆了,觉得她的清新雅致远远胜过自己手中的百合花。那花本是买给他母亲的,他却全部送给了她。
  
  她接受了他,因为他优秀,无论是人品还是学识,他都称得上出类拔萃。他和她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直到他正式把她带回家。
  
  他的母亲不喜欢她,嫌弃她只是一个在胡同里长大的普通女孩,不能给他的家族带来所谓的荣耀。她痛苦,他无奈,可他们依然执意相爱,但从那时起,他们的爱却有若一瓶被启封的白酒,散失了原来的浓度与醇度,不再醉人。他倒不是畏惧,他只是不愿母亲伤心,她倒不是自卑,可到底意难平。他和她的精力被牵扯,放在如何取悦一个“第三者”身上,他累,她更累,终于,她选择了放弃,而他也只能在无人的夜里细细品味那些逝去的美好,直到泪尽。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小时候,她喜欢玩布娃娃,喜欢过家家时做布娃娃的妈妈;而他,虽然更愿意端着玩具冲锋枪去跟小朋友厮杀,可每逢这时还是能耐下心来做一回布娃娃的爸爸。岁月就在两小无猜的情谊中悄悄流过。她大学毕业去一家外企做翻译,他则没有什么学历只能去卖保险。他们依然心无旁骛地爱着,犹如相互报恩。
  
  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长相厮守,他和她住到了一起。在刹那的新鲜与激动之后,他和她都恍然若失,仿佛眼前的人并不是熟识与期待的那一个:她太显精明与优越,他过于鲁莽与粗心;她可以拿薪水的一半去买一瓶香水,他则只能买回几块钱的盒饭作午餐;她喜欢歌剧和咖啡几近狂热,他却只有足球和白开水就够了。先是他觉出了差异,接着,她提出了分手,不是不爱,而是越过苍茫的岁月之河,她等到的已不是她期望的那个人了。
  
  他和她,是硬被同学拽到一起来的。在没有见到对方之前,他们都觉得在信息时代还要依靠媒妁之言来寻觅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但同学的好意难却,所以权当是给大家做一回笑料,于是心下并不当真地便去了。谁知一见,偏很投缘,想着都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便绕过弯路直奔主题,欢天喜地地置办起成家的家当。再不是孤军奋战的日子了,可又该如何解决那些琐碎的家庭难题?
  
  假若今天不做饭,我们泡方便面,你介不介意?假若我夜里加班要过了十二点钟才回来,你介不介意?假若这个礼拜不洗衣服,你介不介意?假若我把同事带到家里喝酒,你介不介意?他们每天如此困惑,觉得这不应该是他和她面对的生活,可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们这就是实际的生活。
  
  他和她苦笑着挥手道别,他和她依然愿意保持他们原本豪放不羁的性格,生命本是一种过程,他们在意它的质量而不是形式。
  
  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永恒的,爱情吗?爱情本身可以长久,但相爱的过程却能让人耗尽热情。爱上一个人可以毫无理由,放弃一段情却有太多的原因。当千帆过尽,回首发觉你依然是我最动情的人,我们耳畔总是响起那个声音:知道吗?世界上惟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